年内离职基金经理人数涨逾30%,但也有基金经理迫于考核压力被迫离职

 新葡金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5-07 16:24

T+- (原标题:年内245名基金经理离职) 今年A股市场先扬后抑,虽然大消费和成长科技表现亮眼,但也有基金经理迫于考核压力被迫离职。截至12月12日,今年以来已有245名基金经理离职,较2018年上升了30%以上。业内人士指出,短期考核机制不利于基金经理能力发挥,公募应用机制创新留住人才,并用更包容的考核制度鼓励基金经理发挥个性。

  7只基金6只亏,你不走人谁走人!年内离职基金经理人数涨逾30%

  原创: 余世鹏 

  2019年还没结束,但基金经理离职的公募机构数量已是去年的2倍!离职人数高达245名,占公募基金经理比重超过了10%!

  2019年A股行情先扬后抑。虽有部分基金经理踏准“大消费”和“成长科技”,但也有相当部分的基金经理在暗淡业绩下被迫离职。这里面,既有“7只产品亏6只”的灰败基金经理,也有“5名离职基金经理4名录得负收益”的灰败基金公司。

  慨叹之余,业内人士一边对短期考核机制进行反思,一边琢磨着要用机制创新留住人才。但在大资管时代,随着理财子公司入局和外资持股比例放开,公募的平台优势和基金经理的需求红利,难说哪个会更大些。

  赚钱效应不强  被动离职

 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,截至12月12日,2019年以来共有83家公募的245名基金经理离职,不仅比2018年同期的82家公募的179名离职人数上升了36.87%,还超过2018年全年的离职数量(194名)。有16家公募的离职基金经理数量在5名以上(2018年同期只有8家)。

  基金经理的离职可分为“主动离职”和“被动离职”。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指出,绩优基金经理出于更好的发展考虑,往往会主动离开原有机构,做出“奔私”等选择。但是,“这种主动离职一般发生在牛市当中,今年基金经理奔私的意愿并不强。”杨德龙指出,2019年以来,监管对基金经理“一拖多”(指一位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多只产品)现象的清理使得基金经理频繁更换,离职人数明显上升,主要还是在于市场行情不佳。“与2018年相比,2019年市场行情有所改观,但赚钱效应并不是很强。因此,在业绩考核压力下,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会被迫选择离职。”

  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业内共有2086名基金经理,以几何平均年化收益率为统计口径,2086名基金经理中有1857名取得了正收益,但收益率在10%以上的只有510位。另外,在226名负收益的基金经理当中,有28位的亏损在10%以上。

  某位于今年7月离职的基金经理,其在近三年半的任期内管理了7只基金,但只有1只基金的任职回报取得正收益,其余6只基金全部亏损,且最高亏损幅度超过20%。另外,某家基金公司今年以来离职的5名基金经理中,有4名的任期回报录得负值。

  压力来自考核机制吗?

  提及竞争压力,基金经理的第一反应大多是想到“考核”机制。

  “不同公司间的考核区间有所差别,一般是年度考核,但也有公司是半年度甚至是季度考核。”某权益基金经理李晗(化名)指出,短期的市场波动会带来很强烈的焦虑感,加上在短期排名压力之下,基金经理难免会发生“风格漂移”,如蓝筹股行情好时高打价值风格,但到行情切换到成长股时又转作成长风格。李晗认为,过于追求排名会导致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漂移。但拉长时间看,兼顾多种风格的基金经理收益基本不佳。

  “排名掩盖掉了太多东西。”华南某公募高管张磊(化名)表示,基金作为一种金融产品,是有质量要求的。基金经理的投资组合,实际上反映的是资产配置的质量高低。但是,不同策略的组合,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评价它,而不是用统一的排名。“准确讲,投资回报要求的是阿尔法(某个行业或领域的超额收益,中证注)而不是业绩排名,业绩排名第一的不见得是最专业的。相反,能体现出明显风格特征的基金,一般能带来某个领域的阿尔法,这才是大类资产配置的真正需求所在。”张磊说。

  李晗告诉中证君,他目前所在的公司,年度排名的考核权重中已降低到了50%以下,“我们更多是看三年到五年的长期排名,随着长期排名权重的逐步增加,基金经理会逐步形成明显的投资风格。考核期限放长后,投资业绩也就会稳定很多。”

  “放宽考核约束或许有助于基金经理能力的发挥,但这也有可能导致基金经理的个人能力提高较慢,长期看也不一定利于个人发展,这也需基金经理做出衡量。”杨德龙指出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面对行业竞争压力,基金经理首先应提升自身能力,这是获得投资业绩和发展前景的前提。

  哪里能“从一而终”?

  俗话说“树挪死,人挪活”,从资源配置角度讲,“离职”不见得都是坏事。

  杨德龙指出,基金经理是基金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,具有明显的“光环”效应。基金公司会想办法留住绩优基金经理,绩优基金经理也会往更好的平台流动。正是在这样的流动中,投研人才的资源配置才会趋于最优。

  数据显示,在当前的2086名基金经理中,基金经理年限(下称“年限”)在10年以上的只有79位,年限不足5年的则有1589位(其中有1017位的年限不足3年)。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,基金经理在公募行业里“从一而终”的并不多。

  “公募发展是讲求慢功夫的,需要一定时间培养出一批风格鲜明的基金经理,然后用持续的业绩赢得立足之地。”张磊表示,机制创新是留住人才的重要方式,但也要考虑机制与人才的匹配度问题。“公募行业对基金经理有不少约束,有些喜欢自由的基金经理,往往会选择另谋高就。”

  “随着中国进入大资管时代,市场对基金经理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。一方面,基金公司会通过机制创新等方面留住绩优基金经理;另一方面,绩优基金经理也将面临更为多元化选择,除了公募外,还可以去私募、险资、券商资管和银行理财子公司等机构。”杨德龙说。

  中证君获悉,在最新一轮的机制改革中,前海开源基金不仅引入了轮值首席执行官制度,还将该公司的绩优基金经理曲扬和邱杰增补为普通合伙人。曲扬和邱杰的进入,使得前海开源基金的普通合伙人数量增加到4名(另外两名为前海开源基金联席董事长王宏远和总经理蔡颖)。这意味着,曲扬和邱杰的职责义务,将与董事长和总经理同级。